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供过于求生意差 “夹娃娃经济”在台湾退烧

被认为是岛内低端经济代表的夹娃娃机在全台已有超过1万家,台湾“中央银行”还为此大量铸造10元(新台币,下同)硬币以供应市场需求。但现在它已荣景不再,台“财政部”统计显示,夹娃娃机店最多的几大县市都开始出现明显倒店潮。同时,夹娃娃机的泛滥产生的各种社会漏洞,也让台湾人对其愈发产生关注。一个本偏向面对低龄受众的娱乐设施背后,隐藏着不少台湾经济和社会问题。

低门槛商机造成竞争过热

“夹娃娃经济学”近年在台湾兴起,曾有调查显示,台湾娃娃机公司达3000多家,夹娃娃机店家数超过1万家,其中夹娃娃机店最多的前三个县市分别为新北、台中及桃园。有业者表示,由于岛内经济持续不景气,经营夹娃娃机“总比店面养蚊子好”,而且投资夹娃娃机店的门槛不高,即便没办法自己开店,也可以每月花五六千元承租机台赚钱,“容易进场,脱手也快,造成夹娃娃机店猛增”。

不过到了年底,夹娃娃机开始出现歇业潮。据台湾《联合报》15日报道,桃园市地方税务局消费税科长高雅琴透露,2016年底全桃园有80家夹娃娃机店、1144台机器,平均每月娱乐税收21万元;两年间店家增加近10倍,到今年10月底涨到854家,机台数增加到2.666万台,每月税收344万元。部分位置不佳的店家生意受到影响,业者开始申请停歇业,近半年已有128家申请歇业,1/7已关店。新北市也出现相同情况。“经发局”统计,去年年底有1134家,但今年有85家歇业,且不少位于精华地段或闹市区。

新北市一名夹娃娃机店主阿欣说,市场需求其实没什么改变,倒闭只是因为供给太多。他预估,今年年底至明年还会有一波倒闭潮。桃园夹娃娃机店主小凯称,台北和新北租金相对较高,业者为压低成本转到桃园开店,竞争激烈造成同业停业。他说,最高峰时他每月有二三十万元进账,如今减少三成,他为了降低成本不得不撤掉10个机台。

平价娱乐在台大受欢迎

夹娃娃机的灵感来自于上世纪30年代美国的“挖掘机”,让消费者控制铲子挖取糖果。上世纪70年代传到亚洲,近几年来在日本、韩国等地区大受欢迎。法新社分析称,台湾薪水跟不上物价上涨,许多人把夹娃娃机视为平价娱乐,业者则把机台视为有效率的投资。

对于夹娃娃机热潮有些退烧,岛内房屋中介业者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。住商不动产企划研究室经理徐佳馨称,夹娃娃机技术门槛低,当消费者新鲜感一过,这类商店很容易被取代,自然很快泡沫化。她说,这点早就有迹可循,因为这种低成本店面,多半都是短期租约,顶多一年就结束,代表业者也有“不会撑太久”的自知之明。

研究夹娃娃机市场多年、完成岛内第一本夹娃娃机硕士论文的赵亮钧称,夹娃娃机台管理并不简单,除要依经营时程适度调整机夹磅数,增加夹取率,提高游戏动机外,还要随时为玩家排除困难。他自营的夹娃娃机店面近3个月营收,跟去年全盛时期相比减少约三成,听说许多机台主也没赚钱,正在苦撑。据悉,10年前,夹娃娃机也曾在岛内流行一次。

对青少年危害引起关注

值得关注的是,这种平价娱乐也带来诸多社会问题。不少夹娃娃机店家为了吸引孩子,往往把机台开在学校附近,有业者为杀出重围,竟把情色光盘或外表看起来像情趣用品的奖品摆进机台,并用贴纸遮住重点部位。高雄警方称,公然陈列猥亵物品,可依妨害风化罪查办,但取缔过程让人头大,不仅得花钱抓奖品,还要全程录像,再查证里面的奖品是否确实是违禁品,“像在和业者斗法”。此外,有些不法者还会利用各种手段妨碍消费者抓中奖品几率等,涉及赌博罪。

不少家长反映,每天给孩子一二百元零用钱让他们买东西吃,但孩子还是常喊肚子饿,细问之下才知道他们都拿饭钱去玩夹娃娃机。为了保护青少年,新北市审议通过“新北市自助选物贩卖事业管理自治条例”草案,规定营业场所必须距离幼儿园、中学及高中职校100米以上,且不得有钻石、金银珠宝、烟酒槟榔、成人情趣用品、活体生物及主管机关认定不适宜贩卖之物品等;全案已送议会审理,预计明年年初公告施行。桃园市也发现夹娃娃机问题,去年年底针对校园周边800米范围进行稽查,发现有两成店家、共135家开在校园附近。

不过相关案件还是发生不少。今年7月,桃园一男子以带她去玩夹娃娃机为诱饵,将一名9岁女童带到汽车旅馆实施性侵。检方目前侦结认定该嫌犯犯罪证据确凿,依法将他起诉。岛内舆论希望当局及相关业者在拼经济的同时,也要考虑到它所衍生的社会危害。【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余潞】

来源:环球时报

责任编辑:李欣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